卢西安

写点儿对自己口味的,粉就会回。

帕洛斯=嘉德罗斯>雷德>卡米尔>格瑞>雷狮=凯莉>安迷修

我曾经以为凹凸世界的top人气王会是格瑞。
日漫中标准的 “用来给女粉丝苏” 的角色类型啊。

右上角等压线(不)很密集这意味着什么呢?

观后感:流莲小哥哥是真绝色

一,身材相当有料。高挑精壮,肌肉量比“刚刚好”的程度还多一些,摸一把一定弹弹滑滑;蜜色肌肤,既健康又社情(……)就很想让白稠液体在他肌肉线条里流淌。
二,性格很赞(很适合被侵犯)。不同于神经大条的尹深,作为队长他担负着调节队内关系的责任,看似天然呆实则十分老妈子地关注并照顾着两个弟弟的情感变化。比如那次,无意知道了允诺想抢资源,思考过后就很果断地主动找他谈话解决(帅爆了好吗)……总之,在这个团体里,说流莲这个唯一比较“正常”的人,发挥着主心骨的作用也不为过。

说一点我cp脑的东西。允诺性格孤僻,心事这么多。而尹深又不灵光,他在生活中或许常常会受队长的宽慰和照顾,长久以来,肯定会对年长一岁的流莲生出一些依赖之情的。
再cp脑地加一点设定。温柔的队长哥哥这么苏帅好看……就不信漫画中没透露过喜欢女生并且给里给气的允诺不动心哇。反正我都恨不得把心掏给流莲了!!

什么时候会耐心读垃圾作品呢

1.自己写的垃圾(能读一百遍)

2.所在极圈垃圾(空虚绝望之时频频回顾)

我之于世界没什么意义,世界之于我没什么恩赐。

日复一日的空虚,只好乞怜于短暂的快乐。

那些无脑苏孙策的人,和持着“天美请一定出伯符吧qwq我不喜欢孙权”言论的人,和在这两兄弟间捧一个踩一个的策吹,恕我直言,shabi

【亮瑜】偿1

有出轨,乱伦剧情
亮瑜兄弟设定
这个诸葛亮是个变态

◎周瑜视角

    刚刚成家却遭遇事业危机是个挺不幸又绝望的事,幸好我还没到三十,就算被逼到私有住宅也抵出去填补漏洞的地境,我和我的新妻子也没被击垮,依然倔强着,对大把的未来抱有期望。
    小乔端坐着眼神游离在车窗外,我探出手指拨了拨她耳后的碎发。我们在赴一场家庭聚会,只有一个其他人是我弟弟,诸葛亮。自他毕业后我们兄弟俩的联系虽少了,但我前些年对他创业上进行了很多支持。他爬的很快,现在也算年轻才俊,小有成就了。
    他在电话里说:一家人嘛,哥哥嫂子可以搬到我房子里。语气带着久经打磨的商人的热络。还说要一起吃个饭详谈细节。住到他家里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借口,真正要谈的还是诸葛亮帮扶我公司的这件事。
    但诸葛亮顺着便发出了这个邀请,是他很了解我。
    我们自小家境优渥,我被全家上下惯成了个标准的娇气大少爷,就连弟弟也不例外。比如十七岁那年夏天我们去乡下玩,那天晚上我穿着睡衣紧紧抱着着诸葛亮的腰躲在他身后,虽然行动不便他还是赶紧把那只老鼠赶走了,之后,我才放下恶心感并在同行者的另类眼光下,被弟弟搂在怀里安心入眠。我和小乔现在租的便宜公寓,我也不能说是无法忍受,但也很不习惯。
    “你哥哥超怕蟑螂呢,我们现在租的那间公寓里总有,都是我打死的。”小乔举着刀叉,浅笑着和诸葛亮闲聊。
    我轻咳了一声。
    “哈哈哈是吗?我哥小时候就这样,幸亏有嫂子照顾了。嗯?最近是降温了,这件毛衣?我随便买的,我哪有您这么体贴的女孩照顾啊。哥,要吃虾吗?………”
    他动作熟练的把虾壳去了扔到我碗里,一边继续自然的和我妻子攀谈,眉眼带笑贤惠极了。小乔很喜欢我这个弟弟,其实,估计大部分女孩子都抵抗不了诸葛亮的魅力。我在一旁斟了口酒。
    “这虾都炸的,不用剥壳嘛,别管你哥让他自己来。”
    “不行,”诸葛亮垂下眼细心的用牙签把虾线也剔除“我哥喉咙嫩,打小就不吃虾壳,他不剥是他懒,我勤快勤快就行了。”
    作为一个丈夫,我在小乔面前听到喉咙嫩这种话实在有点不好意思了“你别忙你别忙,我吃好了,你们继续吃吧,我出去抽根烟。”我把盘子里最后一块虾肉塞进嘴,在大衣口袋里摸出根烟和打火机往玻璃门外走。
   

◎小乔视角

    诸葛亮看着周瑜的背影只到他消失在门口,才收回视线随便喝了口水。
    我看着这对兄弟俩觉得很奇怪。周瑜面对他弟弟远不像平常自如,甚至话很少;但从诸葛亮的态度看,他们的感情,应该很好。
    “我刚毕业那会儿,要是没我哥,估计连饭都吃不饱。后来…他老对我的创意冷嘲热讽,却一声不吱的砸钱给我投资。”诸葛亮说着说着摇摇头笑了“嫂子,你说你俩现在住那地方,我打听过了,又小环境又差的,供暖还不好…”他放低了声音轻吐出来“我哥哪儿受得了这种苦啊。”
    我更觉得奇怪了。我对他扯出一个微笑,周瑜这个弟弟行事细谨,周瑜平时又不太和他隐瞒公司的事,估计我们全部的危机和漏洞他都清清楚楚。但他涉及的是我们不熟悉的领域,也不知道这几年他发展的怎么样了,我看着他俊朗而深邃的眉眼,有些慌张。
    “幸好有你,不然我们现在…真是走投无路了,他事业心很重,我也不想放弃。住到一起也能互相照应,你哥特爱吃我做菜,到时候你不嫌弃的话,嫂子一定让你尝尝。”除了接受他的援助,我们又能怎么办呢。

◎周瑜视角

    站在外面刚感到冷冽的秋风顺着衣领往里钻,肩头就被搭上了件温暖的大衣。我心头一热以为是我体贴的妻子,在这种事业失意之际,她还陪着我照顾我。我牵了牵嘴角,回身去握“她”的手。
    那只手骨节分明,指梢细长…是诸葛亮!我笑容僵在了嘴角,有点惊讶,抬眼就对上他同样惊讶的眼睛,不过很快那眼神就渐渐蓄满了温柔情意。
    我回过味赶紧把手往回抽,却被他握的紧紧。
    “哥……”光天化日的,诸葛亮就那么和我额头相抵,轻生哄劝“外面冷,快回去吧。”
    我垂着眼没抵抗,现在我有求于他,他的一切行为我也不好拒绝。真他妈窝囊…我咬咬牙和他一起往回走。
    我把接受诸葛亮的帮助当做山穷水尽的最后一步打算。但到现在,我和小乔不得不赴这场饭局。小乔一直不明白我为什么对这种最轻易就能得到的援助如此抗拒。
    离我们吃饭的桌子已经很近了,我发力想挣脱他的手,结果他用指尖暧昧地勾划我的手背,凑到我耳边哑声道“你这皮肉怎么还这么嫩啊,哥…我现在就想干你。”
    诸葛亮的表情突然变得古怪扭曲,他邪笑着,仿佛刚刚饭桌上那个人格消失不见了。
    但一坐到小乔面前,他又变回了温润纯良的好弟弟。“嫂子等急了吧,要不要甜品?等下我付了帐咱们就说正事。哥?你坐啊。”
    小乔也笑眯眯的,连忙拽我“你快坐啊。”她真是可怜啊,自己的丈夫刚刚就在旁边被亲弟弟言语羞辱还全然不知。
    我无力的靠到椅子上搓了搓脸,她以为我又想起来了公司的事便温柔的拍拍我的腿。我看着妻子关切又温暖的眼神,想到即将从诸葛亮账户汇入我手中的巨款。
    我该怎么和她说出口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坑未填,一坑又起。